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研究 > 正文

鄉村民宿應回歸“民”的初心

發表日期:2018/07/10      來源: 中國旅游報  龍飛 劉家明
用手機掃碼瀏覽

    民宿是鄉村振興的重要路徑和突破口,中國的鄉村民宿市場正處于高速增長期。《親愛的客棧》《青春旅社》《三個院子》等多檔以經營民宿為主題的綜藝節目,更加帶火了民宿的發展。近年來,攜程、美團、首旅如家以及眾多地產商紛紛看好民宿領域,希望利用資金、流量及管理優勢來分食民宿市場蛋糕。像千里走單騎這樣自帶IP的知名民宿也開始進軍文旅度假小鎮開發運營領域,給民宿產業賦予了更多的“超能力”。各地政府也紛紛出臺政策鼓勵民宿產業的發展。以浙江寧波為例,該市計劃到2020年建成民宿經濟集聚區30個,民宿經濟總收入力爭突破100億元。如火如荼的鄉村民宿開發背后,更多的應該是對民宿發展的冷思考。

    目前關于民宿并沒有明確的定義,導致民宿與精品酒店、客棧、農家樂的界限非常模糊。民宿市場發展良莠不齊,從上千元一晚的精品民宿到幾十元一晚的低端民宿,都在非標住宿這個市場上共生發展。企業資金、社會資本、個人投資都流向鄉村民宿產業,資本想在鄉村民宿領域繼續締造投資傳奇,每個民宿似乎都承載著一個不同目的的鄉村夢。然而民宿骨子里的基因應該是什么,民宿的本質到底是什么,發展民宿的初心又是什么?無論何時何地,發展民宿,在強調住宿功能提升的同時,都要“民”字當頭,以民為本。
    

    “民房”。鄉村民宿的核心載體應該是農民自有的或者閑置的房屋。鄉村民宿的魅力在于在地鄉村文化,民居為載體,鄉村為背景,鄉村休閑旅游度假為功能,共同構建起民宿的發展要素。鄉村文化傳達的重要表現形式就是鄉土建筑,有形的房屋建筑承載著無形的文化精神。民宿的發展要盤活鄉村房屋存量資源,讓更多傳統民居建筑得以保護活化。如果丟掉了“民房”這個核心要素,以大量地產開發商開發的樓盤來做民宿,民宿的表現形式就會變得蒼白無力。

    “民主”。這里是指民宿主人。民宿與酒店的最大區別莫過于主人文化。無論是歐美的B&B、日本的min-suku還是中國臺灣的民宿,都有著濃郁的主人文化,很多是作為家庭副業經營,是主人生活方式的表達。在中國大陸的民宿主人就很不一樣。根據浩華管理顧問公司發布的《精品民宿調研報告》,現今中國民宿投資者有70%是利益導向性,30%是情懷型的投資者,情懷型投資者的百分比隨著民宿行業的迅速擴張會日益下降。一些優質的民宿品牌開始得到資本的青睞,有溫度的民宿主人文化似乎正在被追求投資利益的商業文化所替代,高品質、標準化的客房裝修卻缺失主人文化,民宿似乎更像是精品酒店。

    “民心”。民宿的經營者很多都是城市人、外鄉人,發展理念不同、溝通方式不同、契約觀念不同,使得民宿經營過程中協調與當地農民的關系、營造整體社區氛圍尤為重要。在一個鄉村中,獨善其身、不入鄉隨俗,只經營好自己的民宿是不現實的。因此,鄉村民宿的發展要贏得民心,需要民宿經營者與當地農民共同認識鄉村的生態文明及生活方式,共同參與社區營造,共同盤活鄉村旅游整體發展。

    “民生”。鄉村振興不僅是經濟的振興,更是社會的振興、文化的振興。鄉村民宿是鄉村振興的助推器和鄉村旅游產業升級的突破口。很多地方在發展旅游的過程中,盲目開發,對于鄉村原住民整村搬離,導致鄉土文化缺失,或者只考慮外來游客的需要,忽視了本地農民的訴求,致使目的地后續發展乏力。民宿的發展要關注民生問題,切實考慮農民的利益,改善農民的生活條件,提升農民的發展觀念,通過一批城里人經營民宿的示范帶動作用,帶動更多的農民全方位參與到民宿發展中,幫助村民脫貧致富,吸引更多的新農人返鄉,反哺鄉村。

    鄉村民宿的發展相對于旅游目的地的整體開發而言,投資規模小、建設周期短、分散性強,具有船小好調頭的特點,更加容易惠民、富民,凝聚民心,增強農民生產生活的幸福感。鄉村民宿的發展要始終不忘“民”的初心,回歸“民”的本質,莫讓民宿發展變了味、走了樣。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