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研究 > 正文

發揮行業整合優勢深化旅游脫貧攻堅

發表日期:2018/06/29      來源: 中國旅游報  王德剛
用手機掃碼瀏覽

      隨著脫貧攻堅的不斷深入,四川涼山昭覺縣的“懸崖村”被越來越多的人關注,這里在懸崖上建起了鋼梯路,成立了旅游開發公司,山上還通了光纖和網絡,村民靠旅游服務已逐步脫貧。近日,央視新聞聯播報道了這個習近平總書記始終牽掛、曾經與世隔絕的小山村三年來發生的巨大變化。

      2015年6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貴州主持召開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扶貧攻堅座談會時強調,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最繁重的任務在農村,特別是在貧困地區。扶貧開發工作進入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沖刺期,要把握時間節點,努力補齊短板,科學謀劃好“十三五”時期扶貧開發工作,確保貧困人口到2020年如期脫貧。

      三年來,全國各地緊緊圍繞總書記的講話精神,因地制宜,攻堅克難,通過產業扶持、培訓就業、移民搬遷等各種方式,努力探索脫貧攻堅的有效途徑。其中,通過發展鄉村旅游,促進貧困縣、貧困村和貧困人口脫貧,已經成為脫貧攻堅最重要的途徑之一。

      眾所周知,在脫貧攻堅的最后階段,我們面對的是貧困人口中的“貧中之貧、困中之困、堅中之堅”,最后的貧困縣、貧困村大多集中在自然條件差、交通閉塞、經濟基礎落后的邊遠地區,最后的貧困人口則主要是那些沒有收入來源、甚至失去生活依托的因病致貧、因殘致貧或其他原因致貧的失能人群,原來的一些產業扶貧、就業扶貧等行之有效的辦法和經驗,在這部分地區、這部分人身上很難奏效。因此,越往后脫貧的難度越大、成本越高、難啃的硬骨頭越多,扶貧的任務越艱巨。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要“按照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建立健全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通過“壯大集體經濟”“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深化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等手段來“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構建現代農業產業體系、生產體系、經營體系”。在黨的十九大精神指引下,全國的旅游扶貧工作進入了新的歷史階段,以“五個精準”為基本原則,積極探索通過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大力發展現代新型集體經濟等手段來實現精準脫貧的新路徑,即通過以建立新型農村股份制、搭建扶貧投資平臺、建設新型集體經濟模式等手段,徹底解決農村失能貧困人口的脫貧問題。

       陜西省袁家村是關中地區鄉村旅游發展的典型。村里建立了一套鄉村旅游扶貧的有效機制,其中針對失能人群建立了由村集體旅游企業或鄉村旅游合作社擔保、從銀行貸款或申請扶貧資金,向效益好的旅游合作社或鄉村旅游企業入股,保證、保底分紅,實現平臺化旅游脫貧。袁家村的一個酸奶合作社吸引140戶農民入股,一年營收3000多萬元,純利潤1000多萬元,入股1萬元、年分紅1.3萬元。全村20多個鄉村旅游合作社讓村民入股經營,村民變股民,通過鄉村旅游股份制讓農民走上了脫貧致富之路。新型集體經濟和新型鄉村合作經濟模式,為那些喪失勞動能力的貧困人口實現穩定脫貧、不再返貧提供有力保障。

      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和發展新型集體經濟,是特殊貧困群體脫貧的最有效方式之一。山東省的中郝峪村通過新型旅游合作社股份制,實現了全部貧困人口脫貧,并且走上了致富之路。中郝峪村將村里的集體資產、農民承包地及地上物等農民自有資產,全部通過評估作價入股,成立了村級旅游開發股份公司,每戶農民年底都有經營業績收入加股份分紅,2017年實現人均收入3.8萬元,比開發鄉村旅游之前的不足2000元增長了19倍。

      袁家村和中郝峪村,只是千千萬萬個旅游扶貧村的典型,他們以發展鄉村旅游為路徑,探索新型鄉村集體經濟發展模式,代表了新時代旅游脫貧和鄉村振興的發展方向。旅游業之所以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中能夠發揮如此重要的作用,主觀上是旅游行業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下,攻堅克難、積極探索的結果。而客觀上是因為旅游業作為具有強滲透力、高融合力的現代綜合性產業,在鄉村地區能夠發揮極強的資源整合和產業組織能力,以旅游業為紐帶,整合鄉村的生產和生活資源,構建起一二三產業高度融合、一體化發展的現代新型鄉村經濟體系。不僅幫助貧困縣、貧困村和貧困人口脫貧,還對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發揮了重要作用。

      總之,在脫貧攻堅的最后階段,旅游業綜合優勢和整合優勢越來越凸顯。旅游行業要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導下,繼續深化精準扶貧,為構建新型現代鄉村經濟體系提供途徑,為脫貧攻堅提供有力的產業支撐,為鄉村振興打好經濟基礎,為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作出更大貢獻。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表